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文辉的博客

支持纸质书,我家放得下;支持盗版碟,一直没涨价。

 
 
 

日志

 
 

女人?女人?八   

2013-02-22 17:02: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闺密”相聚一堂的风气,古已有之。

美国埃克奇的《黑夜史》是一部视角独特的西方日常生活史,书中写到:在前近代的西方社会,普遍存在一种全女班的“纺纱聚会”,“这种聚会的形式多样,有法国的‘聊天聚会’,德国的‘纺车聚会’、‘纺纱杆聚会’和‘织毛衣聚会’,俄国的‘缝制聚会’,以及塔斯卡纳的‘维利亚’。……英国各地都能见到类似的聚会,如爱尔兰的‘赛里德’或‘埃尼安’,苏格兰的‘纺纱杆节’,威尔士的‘编织之夜’。” 此外,十八世纪费城又有妇女在夜间一起洗衣的风俗,称作“洗衣聚会”,性质也大同小异。在这种没有雄性参与的场合中,女人们学知识、讲故事、开玩笑、聊八卦,乃至拿地方官员和教会人士开涮,故抨击者指责她们:“除了取笑和诋毁别人,什么都不干!”(湖南文艺出版社2006年版,页153-160)

这种女人墟,当然不算西方的特产。陆游诗《野步至近村》有“妇女相呼同夜织”语,《村舍书事》又有几乎相同的“妇女相呼夜织同”之句(《剑南诗稿》卷五十七、卷六十),那不就是宋代村姑的“纺纱聚会”吗?

葛兆光在清华讲授“法国年鉴学派及其对中国的影响”时,谈到一本叫《水井边上》的著作,那位不知名的作者通过作为消息集散场所的水井,讨论江南小镇的社会关系。在作社会调查时,有老太太告知作者:当年她们曾有个“姐妹会”,也就是一帮家庭妇女,在水井边洗菜时说长道短,逐渐形成一个有排他性的群体;而这个群体的“舆论”,对全镇的风气都有影响(《思想史研究课堂讲录:视野、角度与方法》第一讲,三联书店2005年版)。这种以水井为中心“姐妹会”,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纺纱聚会”罢了。

 纺纱聚会或水井聚会,当然都是下层劳动妇女的社交方式,有没有上层有闲阶级妇女的社交呢?至少,在特殊职业者中是存在的。

明末南京名妓群体中,有一个叫“盒子会”的无形组织,明人沈周《盒子会辞·序》谓:“南京旧院有色艺俱优者,或二十、三十姓,结为手帕姊妹。每上元节,以春檠、巧具、殽核相赛,名‘盒子会’。凡得奇品为胜,输者具酒酌胜者。……厌厌夜饮,弥月而止。席间设灯张乐,各出其技能。”(见余怀《板桥杂记》)又,清初周亮工《书影》卷一亦袭沈序云:“闻古(故)老言:南京旧院有色艺俱优者,或二十、三十姓,结为手帕姊妹。每上元节,以春擎具殽核相赛,名‘盒子会’。……予二十年前,常见金陵为胜会者,略有此风。今旧院鞠为茂草,风流云散,菁华歇绝。稍有色艺者,皆为武人挟之去,此会不可复睹矣。”此外,孔尚任《桃花扇》第五出“访翠”,也有李香君到卞玉京家参加“盒子会”的情节(参李孝悌《桃花扇底送南朝——断裂的逸乐》,《恋恋红尘:中国的城市、欲望和生活》,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页28-29)。

按:香港汪明荃、郑裕玲等八位关系密切的娱乐圈中人,每月定期聚会,戏称“至八会”;“至八”是一语双关,既指八位参与者,也指话题多涉八卦。则秦淮河畔的“盒子会”,想来也就是当年青楼圈中的“至八会”吧。

说女人天生八卦也好,说女人反抗男性话语霸权也好,总之,哪里有女人,哪里就有八卦,哪里就有“纺纱聚会”或“盒子会”式的女性小社会。中外的传统社会,表面上都由男性垄断了公共领域,但女性自有其独立的次公共领域;在男性道貌岸然的话语背后,总有着群雌粥粥,总有着的蜚短流长,为男性权威所鞭长莫及。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而女人尤甚。讲政治几乎成了男人的专利,那么八卦就是女人的特权了。

 

附记:

 《史记·樗里子甘茂列传》载甘茂从秦国逃往齐国,半路遇上苏代,乃谓:“臣得罪于秦,惧而遯逃,无所容迹。臣闻贫人女与富人女会织,贫人女曰:‘我无以买烛,而子之烛光幸有余,子可分我余光,无损子明而得一斯便焉。’……”甘茂的事情我们不必理会,但他设喻为言,说到“贫人女与富人女会织”,可知早在战国时——也就是两千多年前——妇女一同纺织,已成一种风气。又,《汉书·食货志》概述上古经济时论及:“冬,民既入,妇人同巷,相从夜织,女工一月得四十五日。必相从者,所以省费燎火,同巧拙而合习俗也。”可见当时女子“相从夜织”,本是出于节约成本和提高效率,但既成积习,想来也必然有中古欧洲“纺纱聚会”的性质。

明人黄允文《杂纂三续》有“难理会”一目,以“坊妓私谭”与“村巫作神语”、“谬汉作文章”并举,也就是说,妓女扎堆八卦,旁人不知所云。则此类“私谭”,当亦近于秦淮名妓的“盒子会”耳。

法国勒华拉杜里的《蒙塔尤》,根据宗教裁判所的旧档案,复原了中世纪一个法国社区的日常生活,是年鉴学派的名著。其中第十六章专门讨论了社区妇女的好奇心和闲言碎语,指出“男人掌握权力的主要结构,女人则在她们的社交活动中担负起了一大部分打听消息的任务”;但他最后总结:“……女人的好奇心是奥克西坦尼女性的结构之一。只是后来进入了更为资产阶级化的文明时代,当人们专注地关心自己的私生活时,女人的这种喜欢探密的好奇心才日趋减退,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抑制。”(商务印书馆1997年版,页391-392)但这个判断并不高明。女人的好奇心——用我们的话说就是八卦心理——从来都没有减退,只不过,她们好奇的对象,由小社区的家长里短,变成大众社会中的明星花絮;她们们打探消息的渠道,也由左邻右舍的八婆,变成职业狗仔队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373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