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文辉的博客

支持纸质书,我家放得下;支持盗版碟,一直没涨价。

 
 
 

日志

 
 

中国式抄袭,谁是真正的胜利者?   

2014-04-18 16:04: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广州市越秀区法院就华东师大刘正诉广州学者胡文辉及广东人民出版社侵犯名誉权案一审宣判:认定胡文辉损害刘正名誉,要求其对刘正以私人方式赔礼道歉......


Time Weekly - 2014-04-04 11:23:42

马圆

据2014年4月2日《南方都市报》报道,近日,广州市越秀区法院就华东师大刘正诉广州学者胡文辉及广东人民出版社侵犯名誉权案一审宣判:认定胡文辉损害刘正名誉,要求其对刘正以私人方式赔礼道歉,并赔偿1万元;而广东人民出版社则附有连带责任,要求其停止销售带有侵权文字的相关著作。针对此判决,胡文辉及广东人民出版社社长曾莹表示,他们目前正在准备相关材料,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2013年,胡文辉在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陈寅恪诗笺释》繁体增订本,在该书后记的最后一段中,提到了两例剽窃他所做陈寅恪诗研究的例子。其中一例是刘正、黄鸣的《闲话陈寅恪》(百花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2013年10月6日,刘正致信广东人民出版社,要求调查;11月21日,出版社收到刘正委托律师发出的沟通函。

2013年12月,越秀区法院受理了该案件,并定于2014年2月13日开庭。2014年1月9日,胡文辉在自己的博客上修改了有关《闲话陈寅恪》的抄袭证据(详见http://luhu0000.blog.163.com/blog/static/207673341201),再一次明确指认了刘正文章涉嫌抄袭。2014年2月13日,该案开庭,胡文辉、刘正皆到庭,双方就《闲话陈寅恪》一书究竟是否存在抄袭胡文辉文章展开对证。

开庭前,胡文辉及其律师向法庭提交了抄袭证据,指出刘正的《虚经腐史意如何:陈寅恪先生的文字游戏》一文,无论是在陈述语言还是引用材料上,均大段抄袭胡文辉文章,甚至一些胡在原文中出现的笔误和遗漏,也照样出现在了刘正的文章中。刘正及其律师,在庭上完全否认了胡文辉的抄袭说,但未对胡文辉提供的抄袭证据进行辩驳,除补充了相关证据资料,刘正在庭上展示了他早年在日本报纸发表的相关文章。

4月2日,法院判定胡文辉一审败诉,认定胡文辉损害了刘正的名誉权——但对刘正是否确实存在抄袭胡文辉一文,法院避而不谈。法院认为,胡文辉在获悉刘正涉嫌抄袭其著作后,应该向有关部门投诉反映或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但被告在没有最终定论时,便在文中直接表述,会令读者直接得出抄袭的结论,会导致刘正名誉受到损害,由此判其败诉。

此案中,是否抄袭与损害名誉权,这两个原本无法单独认定的问题,被人为分割了。在外界的一般常识与逻辑认证中,只有当抄袭指认不成立时,损害名誉权才得以成立——但如果抄袭在先,所谓侵犯名誉权还能存在?退一步说,这样的逻辑岂非是说:一旦公开指出别人抄袭,不管抄袭罪名成立与否,就已经构成侵犯对方的名誉权了?

胡文辉刘正一案,为“中国式抄袭”增添了新的注脚。

中国文人学者之间的“抄袭”,历来是说不明道不清的公案,有时候甚至会发酵成为著名的公共事件。2010年3月10日,国家级核心期刊《文艺研究》刊发了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彬彬的长篇论文《汪晖〈反抗绝望——鲁迅及其文学世界〉的学风问题》。文章中,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读书》杂志前主编汪晖写于20多年前的博士论文《反抗绝望》,被指存在多处抄袭。王彬彬称,他通过比对发现,汪晖的抄袭对象至少包括李泽厚的《中国现代思想史论》等5部中外专著,抄袭手法则包括“搅拌式”、“组装式”、“掩耳盗铃式”、“老老实实式”等。

针对此事,著名鲁迅研究专家、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钱理群表示,以今天的学术标准来看,《反抗绝望》可能确实在引文等方面存在不够规范的问题,但这不能简单称之为剽窃。钱理群同时表示,该书的核心观点应该是汪晖独立思考的结果,其对鲁迅研究的贡献不能否定。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则认为涉嫌剽窃事件最终要通过当事人所在的学术机构裁决。理由是学术机构开始受理就意味着汪晖有问题。

就在汪晖被指抄袭数月后,2010年7月8日,在清华水木社区出现了一篇名为“朱学勤——学术界的又一个‘汪晖’”的帖子,帖主Isaiah等通过比对指出,上海大学教授、知名学者朱学勤早年的博士论文《道德理想国的覆灭》存在抄袭嫌疑。

朱学勤当即表示自己绝不会是下一个汪晖,他不会选择沉默。2011年1月12日晚,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委员会(以下简称复旦)由著名学者葛剑雄领衔,公布了调查结论,认为朱文中涉嫌抄袭而被举报的部分内容,在学术规范方面存在一些问题,但“对其剽窃抄袭的指控不能成立”。

北大学术机构拒绝对汪晖抄袭事件进行鉴定、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委员会认定朱学勤抄袭不成立——这一次,刘正身负为体制内教授趟平“抄袭”恶名的重任,走出了专业的象牙塔,将胜利的旗帜插到了神圣的法庭上。

但谁是真正的胜利者?为是否“抄袭”纠结,无论是对体制内的芸芸教授还是对其他揭露抄袭的人士而言,都绝非愉快的经历。同时,无论将裁定权寄希望于当事人所在的学术机构还是诉诸法庭,也都无法说服另外一方——换句话说,因为缺乏一个文化共同体,中国式抄袭永远没有答案。

 

(《时代周报》2014、4、4)

  评论这张
 
阅读(26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