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文辉的博客

支持纸质书,我家放得下;支持盗版碟,一直没涨价。

 
 
 

日志

 
 

刘正诉胡文辉名誉侵权案一审胜诉惹争议  

2014-04-18 16:05: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正诉胡文辉名誉侵权案一审胜诉惹争议:是完全抄袭还是损害名誉?
字号
评论 邮件 纠错
2014年04月17日06:18 来源:时代周报 


  本报记者 李怀宇

  2014年3月,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就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刘正诉广州学者胡文辉及广东人民出版社侵犯名誉权案一审宣判:被告损害原告名誉。判决内容包括:一、被告广东人民出版社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停止出版发行载有“刘正、黄鸣的《闲话陈寅恪》(百花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书中《虚经腐史意何如:陈寅恪先生的文字游戏》一篇,完全是抄袭我对《经史》诗的解说(我的文章作于《笺释》撰写以前,曾刊于台湾的《古今论衡》,后来又贴在网上,估计《闲话陈寅恪》就是从网上不告而取的)”文字内容的《陈寅恪诗笺释》(增订本)。二、被告胡文辉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刘正书面赔礼道歉。书面赔礼道歉的内容不少于100字且须经本院审查通过。三、被告胡文辉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刘正赔偿名誉损失10000元,被告广东人民出版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四、驳回原告刘正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一经公布,在学术界和网上引起了热烈的讨论。

  2012年秋,胡文辉在其著作《陈寅恪诗笺释》(增订本)的后记最后一段写道:“还有一事应当在此说明。至今为止,对于我的寒柳堂诗研究,我发现有两例剽窃:一是刘正、黄鸣的《闲话陈寅恪》(百花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书中《虚经腐史意何如:陈寅恪先生的文字游戏》一篇,完全是抄袭我对《经史》诗的解说(我的文章作于《笺释》撰写以前,曾刊于台湾的《古今论衡》,后来又贴在网上,估计《闲话陈寅恪》就是从网上不告而取的)。”

  据广东人民出版社介绍,《陈寅恪诗笺释》(增订本)出版发行后,2013年10月6日,刘正致信广东人民出版社,要求调查。2013年10月20日,胡文辉回复出版社,说明批评属实。2013年10月21日,出版社编辑回复刘正,要求刘正提供材料。2013年10月26日,刘正第二次致信出版社,无提供材料,反而提出指责。2013年11月21日,出版社收到刘正委托律师发来的沟通函。2014年2月13日,案件在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开庭。

  刘正在民事起诉状中称:被告二的“完全是抄袭”之说完全与事实不符,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公开出版发行是对原告人格贬损。两被告则列出证据称:《虚经腐史意何如:陈寅恪先生的文字游戏》对陈寅恪《经史》诗的解说抄袭胡文辉的文章是客观事实。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胡文辉认为《闲话陈寅恪》(百花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中《虚经腐史意何如:陈寅恪先生的文字游戏》一篇完全是抄袭其对《经史》诗的解说,理应通过合法途径主张著作权利,但被告胡文辉至今没有向有关部门投诉反映,也未提起相关诉讼,原告是否有侵犯其著作权并没有最终定论。在此情况下,胡文辉直接在委托广东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出版发行的《陈寅恪诗笺释》(增订本)中表述"刘正、黄鸣的《闲话陈寅恪》(百花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书中《虚经腐史意何如:陈寅恪先生的文字游戏》一篇,完全是抄袭我对《经史》诗的解说",必然会令读者直接就得出原告具有抄袭行为的结论,这无疑是对原告名誉的一种损害。”

  针对一审判决,胡文辉和广东人民出版社表示,将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而关于此案的相关法律问题,法律界人士也纷纷公开表达了各自的看法。对于胡文辉的《陈寅恪诗笺释》与刘正、黄鸣的《闲话陈寅恪》两书,媒体则有公开的文章进行评论,在学术界引起了不少话题。究竟二审结果如何,公众拭目以待。

 

 

链接

 

  此案公开后,胡文辉在网上公布了《〈闲话陈寅恪〉抄袭的证据》一文,列出陈寅恪的诗《经史》全文:“虚经腐史意何如,溪刻阴森惨不舒。竞作鲁论开卷语(一稿作:见说鲁论开卷语),说瓜千古笑秦儒。”

  对此诗,胡文辉的解说是:“虚经”,即《冲虚真经》,亦即《列子》,旧题列御寇撰—唐天宝元年诏封列子为冲虚真人,其书《列子》为《冲虚真经》—扣紧一个“列”字;“腐史”,即《史记》,司马迁撰—司马迁曾受腐刑(宫刑,即阉割),后人故称《史记》为腐史—扣紧一个“马”字。所以“虚经腐史”显然是暗指“马列主义”,与“太史公冲虚真人之新说”同出一辙。刘正的解说则是:“虚经”,即《冲虚真经》,亦即《列子》。“腐史”,即司马迁曾受腐刑,故可称《史记》为腐史之作。所以“虚经腐史”显然是暗指“马列主义”。这和“太史公冲虚真人之新说”乃是同出一辙。

  在引文细节方面,胡文辉举了两例,其中一例是:胡文引李坚:“这里暗示该苏联学者在严刑胁迫下写成的。书中颠倒黑白,美化苏联30年代的集体化和大清洗。”刘文引李坚:“这里暗示苏联学者在严刑胁迫下写成的。书中颠倒黑白,美化苏联30年代的集体化和大清洗。”在这一例中,胡文辉加了按语:“原文本作"这里暗示该书是苏联学者在……",胡文的网络版脱落"书是"两字,显得不通,刘正未见原文,想当然删去"该"字;又,"集体化"原文本作"农业集体化",胡文抄漏两字,刘正也照抄胡文。”

  在文字陈述方面,胡文辉也举了两例,分别是:

  其一,胡文:“虚经腐史”四字,是全诗最难解的地方,又是诗意的首要关节,其奥妙需要间接的证据才可辗转参透。刘文:“虚经腐史”四字,是全诗最难解的地方,又是诗意的首要关节。

  其二,胡文:所以“虚经腐史”显然是暗指“马列主义”,与“太史公冲虚真人之新说”同出一辙。刘文:所以“虚经腐史”显然是暗指“马列主义”。这和“太史公冲虚真人之新说”乃是同出一辙。刘正诉胡文辉名誉侵权案一审胜诉惹争议 - 胡文辉 - 胡文辉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90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